點擊此登陸論壇 全新的ABlog
首 頁 | 論 壇 | 每月話題 | 焦點推薦 | 行業動態 | 論壇導讀 | 建筑書評 | 品 房企業會員 | 招標公告 | 對話建筑界 | 人才招聘
APP 幫助鏈 此刻在 Master 建筑瀑布 建筑師 ATD a+u EL domus | 北京 上海 廣州 成都 武漢 重慶 南京 沈陽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連
當前位置:每月話題 (主持:ATD) [投稿]
□ 本文發布于
2021-09-01 11:38:34

□ 閱讀次數:15517

□ 純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觀環境
□ 建筑歷史
□ 建筑業界




 
理查德·羅杰斯:由內而外的高技派
abbs
由建筑師福斯特、羅杰斯、格里姆肖、邁克爾和帕蒂-霍普金斯以及倫佐-皮亞諾領導的高科技建筑,是20世紀最后一種主要建筑風格,也是最具影響力的建筑風格之一。

一、定義羅杰斯的職業生涯

在高科技建筑系列中,英國建筑師理查德-羅杰斯(Richard Rogers)的兩個最著名的“由內而外”(inside out)建筑,是蓬皮杜中心(Centre Pompidou)和勞埃德大廈(Lloyds building)。

“由內而外”是定義羅杰斯建筑的最常見的方法之一,或者使用“建筑電訊學派”(Archigram)創始人邁克爾-韋布(Michael Webb)創造的一個術語“鮑威爾主義”(Bowellism)。



高科技建筑永恒的主題——是表現建筑的設備,讓管道、電梯和結構件成為視覺元素,而不是隱藏在墻壁或混凝土核心中。

雖然經常被證明是一種創造廣闊、靈活的空間的方法,但這里顯然有一種巨大的審美享受——更不用說昂貴的維護成本了。

定義羅杰斯職業生涯的兩個項目,仍然是這種方法的兩個最顯著的例子:1972年的巴黎蓬皮杜中心和1986年的勞埃德大廈?紤]到羅杰斯早期作品的標準費用,以及公司其他一些激進設計受到的反對,這兩個項目都非常幸運能夠真正建成。



但如果說霍普金斯建筑事務所(Hopkins Architects)的歷史決定論或福斯特建務事務所(Foster Partners)的光滑玻璃形式被認為是原始激進高科技精神的稀釋,那么定義羅杰斯職業生涯的關鍵就是拒絕妥協。

二、“四人組”的建立和解散

羅杰斯1933年出生在佛羅倫薩的一個英裔意大利人家庭,在那里住了六年才搬回英國。在軍隊服役后,羅杰斯進入了建筑協會(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學習,在那里他遇到了他未來的妻子蘇-布魯姆威爾(Su Brumwell),她正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學習。



他們1959年畢業不久就結婚了,兩人一起去了耶魯大學,羅杰斯在那里獲得富布賴特獎學金(Fulbright scholarship)攻讀建筑碩士學位,布魯姆威爾學習城市規劃。

在這里,兩人遇到了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畢業后,羅杰斯和他一起進行了一次橫跨美國的建筑之旅,在那里,不僅在埃姆斯之家(Eames House)這樣的項目中,而且在路易-卡恩(Louis Kahn)的作品中,都能發現對羅杰斯的許多早期的影響。路易-卡恩在費城的理查茲實驗室 (Richards Laboratories)項目,以其“由內而外”的布局,成為證明羅杰斯設計風格的關鍵試金石。



當福斯特回到英國時,羅杰斯在SOM的辦公室里做了短暫的工作,以一種結構表現主義(structural expressionism)的風格工作,這種風格構成了美國對英國高科技的回應的一部分。然而,他很快決定,正如他在最近的一本書《一個適合所有人的地方》(A Place for all People)中所說的那樣,“在別人的建筑公司中工作不適合我”。

回到英國后,羅杰斯夫婦和諾曼-福斯特、溫迪-契斯曼(Wendy Cheeseman,與福斯特很快將結婚)于1963年組成了“四人組”(Team 4)建筑設計機構。

這家機構的名字是有意識地參考了著名的X團隊(Team X),其中包括他們的前導師史密斯森(Smithsons),但它也顯示了對個人崇拜的無興趣。令人驚訝的是,考慮到建筑名人的水平,這個高科技設計團隊將繼續實現與溫迪-契斯曼(Wendy Cheeseman),布魯姆威爾和其他人,像帕蒂-霍普金斯(Patty Hopkins)合作。這樣的人經常被忽視,但他們是團隊中的關鍵合作伙伴。



1967年,隨著福斯特和契斯曼成立福斯特聯合公司(Foster Associates),“四人組”解散,羅杰斯和布魯姆威爾成立了短暫的理查德和蘇-羅杰斯建筑師事務所(Richard-Su Rogers Architects)。

這個工作室為理查德-羅杰斯的父母設計了一幢嫩黃色的房子(顯然是受到他們在美國看到的案例研究所(Case Study Houses)的啟發)和一個同樣黃色的概念項目,叫做“興趣屋”(Zip Up House),一個由杜邦贊助的標準化現代住房的形象,為公司贏得了一些宣傳,但沒有傭金。

三、與倫佐-皮亞諾設計“蓬皮杜中心”

僅僅三年后,兩人就走上了一條新的道路,與最近移居英國任教的熱那亞建筑師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合作,組建了名叫羅杰斯-皮亞諾工作室(Rogers Piano)的設計機構。雖然這一合作機構開始規模很小,為意大利家具制造商B&B Italia公司設計了一個項目,但他們很快就創造了歷史。



1971年,羅杰斯旗下只有14個項目(實際上只有7個項目建成),羅杰斯-皮亞諾和詹弗蘭科-弗朗西尼(Gianfranco Franchini)一起參加了巴黎“蓬皮杜中心”項目的比賽。

該項目由當時的法國總統發起,被設想為一系列計劃的一部分,將在1968年后的巴黎發揮社會促進的作用。

這是法國首次向全世界建筑師開放的同類建筑比賽,吸引了來自49個國家的681個參賽者,羅杰斯-皮亞諾的組合是完全不出名的。



羅杰斯-皮亞諾(Rogers-Piano)在他們的參賽意見書中寫道:“我們相信,建筑不僅在平面上,而且在剖面和立面上都應該能夠改變,讓人們可以自由地做自己的事情!痹撘庖姇砂ìF代主義建筑師奧斯卡-尼邁耶(Oscar Niemeyer)、讓-普羅韋(Jean Prouve)和菲利普-約翰遜(Philip Johnson)在內的評審團選出。

靈活性是實踐羅杰斯-皮亞諾的蓬皮杜項目設計的關鍵。為了在前面建造一個公共廣場,該中心將只占整個場地的一半,它將成為一個能夠改變和適應的框架,由奧雅納的泰德-哈波德(Ted Happold)和彼得-賴斯(Peter Rice)以及合作伙伴設計的一個結構覆蓋在建筑物設備的顏色編碼表達中。



正如羅杰斯此后所說,這些合作伙伴“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從一開始,這些相對不知名的建筑師就處于爭議的中心,受到法國和英國媒體的批評。

當新總統吉斯卡爾-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 Estating)主持開放該中心時,該中心作為政治紀念碑的地位只停留在名義上,但作為建筑紀念碑的地位得到了保障。

四、激進的設計理念受挫

蘇-羅杰斯在早期參與了蓬皮杜中心的設計之后,離開了這個事務所,成為建筑協會的一名Unit Master,她和羅杰斯不久離婚,羅杰斯于1973年與露絲-埃利亞斯(Ruth Elias)結婚。



羅杰斯和皮亞諾也很快在職業上分道揚鑣。1977年,羅杰斯創立了理查德-羅杰斯和合伙人公司(Richard Rogers and Partners),并于1978年獲得早期成功。當時,該合伙公司在一次有限的建筑競賽中勝出,為倫敦勞埃德(Lloyds of London)設計一個新的總部,而福斯特和貝聿銘都沒有獲得這個項目。

勞埃德項目是蓬皮杜中心由內而外類型的進一步表現。在其設計中,一個中央筒形拱頂中庭包含一個大型保險樓層(讓人想起約瑟夫-帕克斯頓(Joseph Paxton,1803-1865)的水晶宮(Crystal Palace),周圍環繞著六個金屬服務塔樓,其中包含建筑設備、電梯和預制的浴室吊艙。



設計該項目的建筑師羅杰斯說:“這種部件并置的關鍵,是每個技術部件的作用是否易理解,而這些部件在功能上受到了充分的強調!

評論家歐文-哈瑟利(Owen Hatherley)將這種在蓬皮杜項目和勞埃德項目都能找到的方法稱為“無所畏懼和雄心勃勃”。

雖然福斯特工作室(Foster Associates)在理順其激進的高科技理念方面可能要快得多,霍普金斯工作室(Hopkins Associates)也試圖使這些理念具有公民意識,并與歷史決定論相關聯,但羅杰斯至少在其職業生涯后期還不準備做出任何此類讓步。



不出所料,理查德-羅杰斯和他的合作伙伴早年遭遇了一系列的規劃障礙,其中一個障礙涉及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促成的80年代中期“風格戰爭”(style wars)的中心項目——國家美術館擴建。

盡管建筑氛圍是所謂的本土復興之一,但該公司在1982年的競爭中表現出了激進的現代風格,提出了一個蓬皮杜式的方案,包括一個高科技尖頂和一條更好地連接萊斯特廣場 (Leicester Square)和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的新路線。

雖然查爾斯王子著名的“紅寶石演講”(carbuncle speech)表面上反對阿倫德斯-伯頓 (Ahrends Burton)和科雷克(Koralek)的這場比賽的獲勝設計,但羅杰斯顯然不是他看好的。

1987年,羅杰斯關于帕特諾斯特廣場(Paternoster Square)的設計方案被取消,而另一個打擊是,1983年倫敦南岸的硬幣街(Coin Street)開發項目也在一場規劃之爭后被放棄。

五、難以與更大規模的城市理念相協調

盡管蓬皮杜中心是20世紀70年代最廣泛討論的建筑作品之一,但它對羅杰斯的香港匯豐銀行項目(Hong Kong and Shanghai Bank)沒有改變作用。



正如迪耶-薩迪奇(Deyan Sudjic) 在他關于羅杰斯的專著中所寫:“一段時間以來,羅杰斯工作室似乎變得爭議太大,無法從任何客戶那里獲得項目,因為他們不愿意站在客戶的立場上,迎合客戶選擇建筑師的想法!

偶爾,這些激進的設計被允許進行,如1982年得到INMOS微處理器公司的委托,但這是最后一個更激進的高科技建筑一次性的例子,因為羅杰斯工作室的工作繼續向“城市復興”的思想轉變。

其中包括佛羅倫薩阿諾河岸的總體規劃,以及拆除倫敦亨格福德大橋(Hungerford Bridge)和建造一個充滿浮動文化景點的的提議。



后來有計劃在柏林修建波茨坦和萊比錫廣場,還有1997年的格林尼治總體規劃,最終建成了千年穹頂(Millennium Dome)。

羅杰斯于1991年獲得爵士爵位,1996年成為上議院的終身貴族,成為羅杰斯男爵。此后,羅杰斯又參加幾個半官方組織,其中包括城市工作組(Urban Taskforce),1999年出版《邁向城市復興》一書,該書隨后于2005年改名為《實現強勁的城市復興》(Towards a Strong Urban Renaissance)。

2000年后,羅杰斯工作室完成了許多更大的項目。希思羅機場5號航站樓(Heathrows Terminal 5)、海德公園的豪華公寓(One Hyde Park,)等,以及倫敦城的摩天大樓、萊登霍爾大廈(Leadenhall Building)、紐約的世貿中心3號樓和悉尼國際大廈(International Towers Sydney)。



羅杰斯激進的高科技創造了引人注目的杰作,但難以與更大規模的城市理念相協調。正如許多英國高科技建筑所證明的那樣,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想象中的城市與將城市真正塑造成新千年建筑的現實之間的鴻溝是巨大的。

附圖片14幅

1、蓬皮杜中心是理查德-羅杰斯定義的項目之一
2、勞埃德大廈是羅杰斯在高科技建筑中的一個例子
3、羅杰斯是羅杰斯-斯蒂克港-哈博合伙人公司(Rogers Stirk Harbour Partners)的創始人
4、羅杰斯與諾曼-福斯特、溫迪-契斯曼和蘇-布魯姆威爾組成了“四人組”
5、“理查德和蘇-羅杰斯建筑事務所”為理查德的父母設計了一棟房子
6、羅杰斯-皮亞諾工作室設計的蓬皮杜中心
7、名不見經傳的羅杰斯-皮亞諾組合贏得了蓬皮杜中心比賽
8、蓬皮杜中心成為一個建筑地標
9、羅杰斯在勞埃德項目(Lloyds)的設計上,繼續由內而外的建筑的想法
10、羅杰斯打算對國家美術館進行現代化擴建
11、羅杰斯國家美術館擴建方案有一個高科技的尖塔
12、羅杰斯硬幣街開發項目是20世紀80年代幾個未實現的項目之一
13、羅杰斯于1982年為INMOS微處理器公司設計了一家工廠
14、羅杰斯后來的作品包括千年穹頂

·發表評論
[更多評論] [更多話題]


廣告服務 | 招聘服務 | 隱私政策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證B2-20080009
蜀ICP備09027272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久久综合丝袜日本网,日本理论片午夜理论片,日本19禁啪啪无遮挡免费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