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此登陸論壇 全新的ABlog
首 頁 | 論 壇 | 每月話題 | 焦點推薦 | 行業動態 | 論壇導讀 | 建筑書評 | 品 房企業會員 | 招標公告 | 對話建筑界 | 人才招聘
APP 幫助鏈 此刻在 Master 建筑瀑布 建筑師 ATD a+u EL domus | 北京 上海 廣州 成都 武漢 重慶 南京 沈陽 西安 天津 杭州 深圳 大連
當前位置:焦點推薦 (主持:admin) [在本欄添加內容/投稿]
□ 本文發布于
2021-09-01 11:27:33

□ 閱讀次數:16298

□ 純粹建筑
□ 理想城市
□ 景觀環境
□ 建筑歷史
□ 建筑業界




 
俄攝影師贊揚蘇聯混凝土建筑
abbs
大量使用混凝土是前蘇聯民用建筑的特點,攝影師阿瑟尼-科托夫在城市探索和混凝土的城市景觀中找到了美感。他稱之為“偉大的建筑文明”和文化遺產。



混凝土是一種普通的、不起眼的材料,它由沙子、礫石和水泥組成,但蘇聯領導人尼基塔-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在1954年的一次工業會議上,發表了一篇充滿激情、詳細的兩小時演講,其中高度評價了混凝土的用途。

他提出,混凝土應用于任何事物,特別是預制和標準化建筑,有助于加快建設和發展。他認為,這對蘇聯的發展計劃絕對重要。

1967年《紐約時報》將蘇聯隨后的大規模住房熱潮形容為“建筑史上的人造衛星”(盡管這篇文章也指出,“蘇聯城市還沒有真正的風格”)



在俄羅斯攝影師阿瑟尼-科托夫(Arseniy Kotov)的當代城市景觀照片中,混凝土被大量呈現。他即將出版的新書《蘇聯城市:勞動、生活與休閑》中的圖像,常常描繪一排一排的高樓,在地平線上無盡頭地延伸。

然而,在冰冷的混凝土樓群里,他也設法捕捉到了公寓窗戶里溫暖的生活光輝。

科托夫出生于1988年,因此他沒有經歷過太多的蘇聯生活,但他很欣賞這一時期“偉大的建筑文明”和文化遺產。

這個國家正在快速變化,但他對蘇聯美學的懷舊情緒卻很強烈。

科托夫在三年中訪問了數百個俄羅斯城市,并計劃訪問更多的城市。



他通過電子郵件說:“每一個新地方都隱藏著它的秘密,在這里(在前蘇聯城市里),感覺自己像一個考古學家,來到偉大的古代文明的廢墟,卻不知道會發現什么,這很正常!”

科托夫與記者阿特拉斯-奧布庫拉(Atlas Obscura)談話,講述了他對蘇聯歷史的熱情,對火箭的迷戀,以及夜間冒險活動。他的書于2020年由“燃料設計出版公司”(FUEL Design & Publishing)出版。


下面是科托夫與阿特拉斯-奧布庫拉的對話:

奧布庫拉:是什么激發了你拍攝蘇聯建筑?

科托夫:我在22歲剛大學畢業時得到第一臺照相機。對我來說,嘗試不同類型的作品是很有趣的,我最喜歡的是城市景觀。所以每天晚上我都會去家鄉的不同角落,從不同的高層住宅拍照。

薩馬拉(我的家鄉)大約70%的建筑建于蘇聯時期。我開始從他們嚴格的計劃和強大的形式中看到美。三年后,當我25歲的時候,我決定去旅行一段時間。我去過索契,圣彼得堡,搭便車穿越俄羅斯,去了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烏克蘭。

在每一個地方,我都看到了有趣的細節,不僅是在個別建筑上,而且在整個城市的規劃中。我想出了一個主意,把最杰出的建筑和地區的攝影資料收集起來。




奧布庫拉:是什么讓你想要記錄這種特殊的建筑風格?

科托夫:其實我喜歡的是這個過程!最重要的是,我喜歡在我的祖國旅行,在俄羅斯和前蘇聯共和國,所有這些都與我以前在家鄉看到的相似。

如今,團結這些獨立國家的東西正在慢慢地但肯定地被摧毀。有時是時間和惡劣的天氣,有時是瘋狂的革命,有時是人的冷漠,私有化,或是許多其他的原因。

所有這些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成長起來的、貼近人們心靈的城市環境正在消失。所以我決定記錄蘇聯文化的痕跡。很快就沒有什么可以記錄的了。



奧布庫拉:人們看到你來拍攝蘇聯的普通建筑時感到驚訝嗎?

科托夫:大多數人并不認為蘇聯的建筑遺產是值得注意的,因為在他們的童年時代,更習慣于欣賞古代東正教教堂或有宮殿、城堡和狹窄街道的歐洲城市。

在我的童年時代,一些人剛剛開始認識到1930年代和斯大林時期的構成主義 (Constructivist)建筑是很有趣的。在21世紀初,一些專家開始談論蘇聯的現代主義。

建筑需要時間才能被認可,所以現在是時候了。我不怪人們對這種建筑一無所知;幾年后他們肯定會知道的。



奧布庫拉:你以前在火箭工廠工作。這對你的作品有影響嗎?

科托夫:我在一家生產“聯盟號火箭”(Soyuz rockets)的工廠工作了三年。這讓我明白了我們的工業以前有多強大。其他大多數太空工廠已經被遺棄、出租或被摧毀。

當我開始做工程師的時候,這家工廠已經半廢棄了;那里有一個巨大的車間,里面空無一人,墻上還掛著蘇聯的標語和海報。院子里有一個巨大的紅色鐵錘鐮刀紀念碑,上面寫著“勞動光榮”。

業余時間我喜歡在工廠里走來走去,我很難過,祖先的偉大故事正在被遺棄和禁止。我想,是這些啟發了我的攝影。



奧布庫拉:你的照片有很強的圖案感和光線感。如何達到這些效果?

科托夫:我試圖通過衛星地圖找到有趣的建筑,并了解從哪個地方拍攝它們是最好的。對于城市景觀,我總是盡量往高處走,通?梢耘赖轿蓓、公共陽臺甚至小山上。我每天晚上都有計劃。

我知道日落的時間和地點,我盡量選擇一個位置,以避免來自太陽的背光。



奧布庫拉:對你最具挑戰性的拍攝地點是什么?

科托夫:在我的童年時代,我喜歡讀一些關于那些最先造訪未知地區并把它們放在地圖上的發現者的書。其中之一是俄羅斯軍官和探險家費德琴科( Alexei Fedchenko)。位于塔吉克斯坦帕米爾山脈的費德琴科冰川以他的名字命名,是極地以外最長的冰川。

在這個冰川上有一個獨特的建筑——氣象站。蘇聯解體后,人們拋棄了它,但它仍然完好無損,原來的內飾都完好。為了到達這個氣象站,我走了七天。

這個地區絕對是荒蕪的,除了一個峽谷里的一個牧羊人的小營地外,沒有人。參觀這個廢棄的氣象站對我來說是最大的挑戰。



奧布庫拉:你有拍攝項目中最喜歡的建筑嗎?

科托夫:我最喜歡的一次旅行是去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的廢棄部分,這是世界上第一個也是最大的可運行的太空發射設施。它位于哈薩克斯坦的沙漠草原上,由俄羅斯警察把守,因此進入那里的最佳方式是在夜色掩護下。

大約三年前,一位俄羅斯城市探險家發現,蘇聯最后一批偉大的航天項目,即“暴風雪號”航天飛機(Buran shuttle)和“能源號”(Energia rocket)火箭,被隱藏在那里的巨大車間里,并被遺棄。

因此,經過一個35公里(20英里)的徹夜徒步旅行后,來到埋葬著蘇聯太空計劃未來的巨大車間,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奧布庫拉:有什么地方你還沒拍過,你真的很想去嗎?

科托夫:我真的很想去諾里爾斯克!這是一個東北部城市,有超過10萬居民,是為在世界上最大的鎳礦上工作的礦工建造的。那里的夏天很短,冬天又長又冷,但是那里的風景卻很美:雪白的苔原,有一座工業城市,沒有樹木。

附圖片10幅

1、前蘇聯的一個住宅區
2、薩馬拉的“玉米大廈”(Corn Building)
3、俄羅斯捷爾任斯克11號小區
4、哈薩克斯坦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裝配車間
5、堪察加半島彼得巴甫羅夫斯克市和卡里克斯基火山
6、伏爾加格勒祖國紀念碑
7、 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市南門區
8、莫斯科“宇航員馬賽克”
9、俄羅斯基洛夫斯克
10、 俄羅斯沃庫塔市TP-8型集體宿舍樓

·發表評論
[更多評論] [更多推薦]


廣告服務 | 招聘服務 | 隱私政策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V2.0版始于:April 18,2000 川ICP證B2-20080009
蜀ICP備09027272
Copyright © 1998-2021 A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久久综合丝袜日本网,日本理论片午夜理论片,日本19禁啪啪无遮挡免费尤物